博客网 >

写给耳朵和十年前的自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亲爱的,想和你说话,但总是没机会。想写这个是因为昨天杨韬说,“我背叛了自己的青春”,于是我就开始思考我是不是背叛了自己的青春,他又有没有背叛自己的青春,我们的朋友们是不是都背叛了我们的青春。

 

你知道我十年前是什么样子。相信一些简单的理论,并且被一些简单的理论所鼓舞。我深信非洲每天死四万人是错误的,而这错误的根源是在西方那些富人身上。我也深信这个国家是腐朽的,人们在日常生活里打转,没有心灵,没有精神寄托,也没有追求和理想。我以为必须通过一场大的革命来改变整个世界。

 

十年后的我是什么样子?我仍然认为非洲每天死四万人是不对的,但是我却不能说西方的富人也不对,由于见惯了死亡,这每天的四万人也会让人失去激动的力气。背后有深刻的历史问题和经济问题嘛!有办法解决么?没有。在你和周文翰在北师大门口那个充满月光的夜晚狠狠地点破我的偏执以后,我就很长时间不再相信任何东西了。我变成了一个怀疑主义者。但是我身体力行地积极面对生活,我从你和Alice那里,还有我们的“小巫和耳朵的小绵羊乐园”学到了很多美好的和温暖的东西,脚踏实地的东西。我想做好每一顿饭,上好每一次课,每次都能和妍妍放松地逛街。我变成融化在生活里的了。

 

这样会有不妥么?我的热情和天真消失了没有?我不知道。我仍然热情和天真地讨论艺术,经济,政治,文学。但我不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天真,我知道。我已经没有理想了,这是我和十年前唯一不同的一点,也是致命的一点。我是容易被煽动的,被杨波和广天伯。

 

不再相信神话的好处就是,我理解了世界的错综复杂。所有的势力盘根结据,掰不开揉不碎。

但是理解了世界的错综复杂以后,能做的事情就非常少。不能直接,不能单刀直入,必须婉转地,就像外科手术那样谨小慎微,就像广告那样虚张声势,就像谈判那样机关算尽,我想我确实没那么大心力,大概只有奥巴马那样肾上腺素过多的人,才能持有梦想。我安慰杨韬说,我们其实能做很多事情。的确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那都无关我们的梦想。

 

不管怎么样,没有梦想的好处就是不用有太大的野心了,守护自己很小的良心就可以。我是说,为什么要觉得自己的青春那么美好,一直抓住不放呢?是因为青春的纯洁,青春的纯良,没有任何东西的污染,完全发自内心,所以想要抓住它。但是就是因为它太美好了,所以它其实是虚幻的。如果知道它是虚幻的,你就知道它就和美酒毒药一样,总能给你带来幻觉,让你上瘾。

 

但是它不能对世界有任何作为。为什么不收回目光看现在呢?现在你认识的世界,现在你感受到的无奈。这些都是真实的,是生活,不是来自书本的呓语。我不会说,现在的这一刻比十年前更真实,但是很明显,现在的这一刻绝不比十年前更虚幻。我们来自于昨天,但是并不停留在昨天。

 

梦想已经消失了,那有什么关系?再继续有一个梦想就可以了。我绝望但我不悲观。展现自己的生命力,用力活着,发现美,和人性的深刻,体验,许多的面孔,雨水,星空,想要爱和被爱,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不是吗?

 

我爷爷昨天去世了。我哭了很多,觉得人一生真是痛苦,甚至我昨天又有了自杀的念头。但我想我还没有被生活拿走太多东西。关于生命的意义,关于面对的那么多磨难,要慢慢地变强大,理解自己,超越自己,成为自己。

 

回到最开始那个话题,我是否背叛了自己的青春,我想我背叛了,可是我又觉得我没有。我想等你回来,我们去找贾佳玩吧。我有点想念你那个嫩粉色的呼机了。
<< 只为奔波苦 / Rolling Stones -...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王小巫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