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写给艺术行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首发开心

写给艺术行业
2008-12-22 22:29发表    

我 记得刚进画廊的时候,曾经和黄讨论过我们的口号“把中国现在艺术留在中国”,他曾经说过,口号的本意是鼓励中国人(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中国人)来购买中国本 土的当代艺术,支持中国的当代艺术。而且,不排除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西方的收藏体系购藏中国艺术品,以后可能会回倾给中国人。

现在看来,这几年里,开了无数家画廊,无数的拍卖行,还有无数不靠谱的人转行做起了艺术家,更有人跨界当了策展人。通过拍卖行做价格炒高,变相套现,外加假画,艺术基金,这证明,中国人前世是蟑螂——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小聪明的头脑,诞生了层出不穷的造钱大法。

于是繁荣的时候,798陆虎绝尘,亿多瑞夜夜笙歌,闻记牌声不断。

现在,危机了,整个行业都摇摇欲坠。我只能说,你们都看见了吧?你们明明都知道整个艺术产业体系就是这么摇摇欲坠,就是这么脆弱,你们都知道,藏家就那么一点,市场上的资金也就那么多,不过,你们都不愿意放慢脚步做点别的,你们都要赚钱,你们都要赚快钱。

我只能说,资本的确就是血淋淋的。在歌舞升平的时候,我不应该忘了这一点。

现在经济危机了,你们都慌了吧?我知道艺术家慌了,他们供好几套房,送自己的女儿去美国或者欧洲念书;我也知道画廊慌了,因为草场地刚关了一家;我还知道媒体也慌了,因为没人花钱买广告了。

我只是想知道,有人问过,自己从前是为什么这样选择了自己的路吗?知道除了钱、资本和名利,这世界上还剩下什么吗?知道什么应该被尊重,什么应该被扬弃吗?

赫斯特那个白痴说,艺术只是艺术,而艺术市场都是钱。这世界上没有两样东西是绝对分离的。为什么要让大家看到艺术?艺术为什么被创造?艺术为什么被人喜爱、被人欣赏、被人挂在家里?

我们的心都在什么地方?我们的眼界又在什么地方?我们要留住什么?是钱?是别墅?是跑车?

我只能说有些人脑子已经被虫子驻坏了。我从今以后不带这样的人玩。有钱人可以嘲笑我说,我是没钱的臭虫,永远跳不到他们的舞台上。他们无法理解我站在时代中心的自信。

现在,你们都问问自己,自己在做什么?又是为了什么?再问问自己,这辈子是为了干嘛来的。是为了山珍海味,云楼明宇,还是为了高朋满座,酒逢知己。

都 想想,都想清楚了。都别被趋势和潮流,牵着鼻子走。我不愿意看到,我的朋友都是这么的脆弱,都是这么的不自信。我不愿意看到,我所在的这个行业,我身边的 这些同行,这些人,居然没有些文化的自觉。或者,有些文化的自觉,却被资本俘虏。再或者,只有文化的自觉却不去做任何实在的事情。我不愿意想象,在今天的 中国,在今天的北京,人们仍然是愚蠢和愚昧,没有留下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我不愿意认为,我的一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我的人生,我们的人生,很短, 不能浪费。我们的人生,应该是为了某种很高的所在,而不是在尘土里打滚,毫无新意。

我累了。
我操心。我也伤心。
我不骂粗口。可是我很失望,



我愤怒,


且是无声的愤怒。

12.24补记:看到邱黯雄的一篇,说的比我明白。



来源:邱黯雄blog

今 年的夏天好像比往年更长,十月过了,还穿着T恤。但忽然冬天就来了,秋天好像是正准备上台的演员,不料排在后面的冬天抢先登台,而夏天好像还不愿下台,他 俩在台上拉锯,秋天只能在旁边晾着。而还没反应过来的人都被冻的感冒流涕,或刚穿上厚衣服,第二天又热的汗流浃背热伤风。不过这两天好像冬天真的来了,必 须穿上毛衣和厚外套,准备过冬。

艺术圈的热度好像还在持续,各种活动还在繁华奢靡的气氛中进行着,艺术家的工作室依然空旷无边,不过全球经济萧条的寒意已经在饭局上的闲聊中传递着,艺术 杂志都在谈论金融危机对艺术市场的影响,拍卖行的数字不再刷新,有人预测798里明年会倒掉一半以上的画廊空间。艺术的经济神话已成了昨日黄花,许多人忧 心忡忡,好像艺术也会像经济那样崩盘,艺术家生计艰难,出路何在?

我倒觉得没什么,一年四季轮换,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从来如此。冬天总是要来的,就算有人不喜欢冬天,它还是要来。冬天有萧杀之美,含藏之功,如果夏天一 直持续,蚊蝇蛆虫,延绵不绝,腐臭腥臊,瘴疠四溢,恐怕也不是什么美事。艺术的高热持续几年了,这热度过了一定的界限,其实就是有病了,如果一直烧下去, 后果也不妙。无论是价格暴涨,还是如飞蛾扑火般投身艺术产业的前赴后继的投资者,新老艺术家,好像是一次艺术的大跃进运动,有朋友描述在宋庄的蔚为壮观的 艺术生产景象,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美术馆,荒诞的展览陈列方式,国画与录像齐飞, 油画共装置一室 ,三千多艺术家在集中营似的工作室里闭门创作,期望有一天能成功,但这种凭着热情与土法炼钢式的创作,注定是大量的废品产生,唯一的贡献是促进了美术用品 的生产。这种景观是最近几年出现的,当艺术家与盲流,三无人员,穷人划归一类时,是绝不会有的,那时这些艺术家们还在干着其他行当,而这样的艺术从业人员 的繁荣并不代表艺术的繁荣,这样的量的累积也不会带来质的提升,如果按统计学的测量,反而还会导致整体质量的下降。真正吸引这些人来的不是艺术的魅力,而 是金钱的诱惑。让艺术暴发起来的也不是艺术本身,而是Mr. Market。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