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从2011年5月开始只在豆瓣小站写日记了。以前的日记也会有空了慢慢搬过去地址是 http://site.douban.com/111829/
桔子姐的故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说我记性不好,应该没人有异议.比如我一周以前的事情就记不住了.比如总是记不住收藏家和策展人的脸(只有那些见过上百次的才能牢牢存在我脑子里).还经常忘记了自己许诺了什么,在某一刻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在两天前,我去塞万提斯看看电影.电影结束一个人回家觉得很凄苦,然后就很想吃点甜食让自己振作下.坐公车到塔院村(这个车站又是一串伤心往事),在小寒风里走到新源里711,在路边突然就想起了什么.是因为看到了华都饭店四个字.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到这里是什么时候--是我大一的时候.那时候都还不认识杨韬.那时候也没开始做社团.那时候在地下室,为了熬夜考试曾经把桌子搬出去过,我和耳朵分坐在桌子两边.她沏一杯咖啡或者果汁我沏一杯蜂蜜或者茶,通常我们复习的都是英语.那时候没有手机只有BP机.那时候到了华都饭店,是因为2000年的圣诞节
怕豆瓣删,这里也放一下石头硬,水湿,悬空的东西掉向地球中心。……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2009-09-14 03:13:12石头硬,水湿,悬空的东西掉向地球中心。……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 -总是用这段话来督促自己。这个世界上道理太多,人心太迷乱。当我想不清楚一些事情,我就要自我鞭策:2+2等于4,并且只能等于4。 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感慨商场里灯火通明,却有人就着昏暗的灯光看报纸。护肤品和奢侈品卖得很贵,闪闪的钻戒只是冰冷的石头,却有人上不起学吃不上饭。 我曾经是个左派来着。在心底打定主意要把每个月收入的百分之五固定地捐给穷人。在心底打定主意将来决不买奢侈品,皮具,护肤品,香水。在心底打定主意
写一笔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最近的日子倒是很清静。除了在很吃力地捡我放了半年的西语。还是忍不住感慨,年纪一大确实记性就不好使了,单词忘得飞快。贴一下我放在豆瓣的日记,同学们反映太有爱了,我很美。小院趣事二三则2009-09-11 11:12:44自从搬到将台路的一层,虽然蚊虫很多,潮气又盛,但是因为有个小院子,平添了许多乐事。 一则是院子附近有棵很大的杨树,我最喜欢的那种,叶子会在秋风下哗啦哗啦闪着白光。我有时候会坐在院子里看着杨树发呆。有时候捧本书看(最近看的是迪伦马特实在写得太好了)。但是我很少听到鸟叫,不知道是不是它们都在树上住得太高了。 那天面包快过期了。鉴于最近肠胃炎闹得凶,不打算冒险再吃。可是扔了又有点可惜。想了想,把面包从垃圾桶里拣出来,掰成小块扔在院子里,看有没有可能吸引到鸟儿们。 第二天发
去吧,小巫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个标题是模仿的福克纳的短篇集子,《去吧,摩西》。说到短篇集子,我就想起了几天前去找高三的班主任崔老师,在她家我看见了弗吉尼亚伍尔夫,还是很吃惊的。崔老师说,觉得自己老了,一个特征就是,自己不爱看小说了,觉得小说里面说的那些都明白,所以没有兴趣再看了。我挺高兴又遇到一个人也是这种症状,而且还比我大上个近30岁。想想身边的这些人,最开始都说过要创作。写小说,拍电影,写剧本,做声音,拍照片,拍电影。其实成事者寥寥。为甚?还是真正去做的人,少之又少。或者说,所谓的“现实的压力”,让人总有许多借口,去逃避,去想象,去抱怨,去娱乐,但却不是面对。于是拍点照片只算自娱自乐,写点博客权当卖弄文风。为啥我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纪了?这根本不是我是不是要和这个概念对着干的问题,是我
To Be or Not To Be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天这么蓝,树这么高。To be or Not to be?吴苏 说:啊 不要这样想啊吴苏 说:没有你想的那么遭吴苏 说:你看看公园里面鹤发童颜的老太太 她们年轻的时候经历过战争 三年自然灾害 生养了一堆儿女 吃了好多苦 但是现在依旧挺好的 比咱们真的不容易多了 小巫你别这么想 巫Helena Wang Xiaowu|爷爷走好|有人找工作:1网站美工 2平面设计 3文字编辑 说:恩 我尽量吧 巫Helena Wang Xiaowu|爷爷走好|有人找工作:1网站美工 2平面设计 3文字编辑 说:就是我父母很费我心力 巫Helena Wang Xiaowu|爷爷走好|有人找工作:1网站美工 2平面设计 3文字编辑 说:因为他们还是一直不同意么吴苏 说:会好的 但是首先一点就是你得相信 巫Helena Wang Xiaowu|爷爷走好|有人找工作:1网站美工 2平面设计 3文字编辑 说:寻思迷惑的 巫Helena Wang Xiaowu|爷爷走好|有人找工作:1网站美工 2平面设计 3文字编辑 说:我就
只为奔波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是这样,那天杨韬被音响爱好狂拉着去女人街买箱子,我一人在莱太花卉东逛西逛。看看洋酒店有没有很便宜的酒,没有税当然便宜 - 大瓶菊正宗不超过150。然后又去都是绿色的大厅,买了那个什么菊和那个什么莓各一。拎着包,提着花,好不狼狈,还接了个小孙的电话,聊到丛峰得了什么奖。然后,请原谅我要你们思维跳跃,今早,李真话说我把什么都看得太简单。然后,请原谅我要你们再次思维跳跃,昨晚,和尤洋说到着装问题,我检讨自己看起来确实不像职业的。然后,我觉得,人就这么粗粗的,挺好的。反正这里也没人看了,估计。也就是订阅了rss的你们。我就随便说吧。我觉得被人说什么都挺好的,人生过半,梦想全无,路是往前走出来的不是往避风港里躲出来的(今天我爸在msn上说,家是一个人的避风港)。我说,我操,我简单点,
写给耳朵和十年前的自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Rolling Stones - Paint...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半夜闲来无事,译首歌词吧。这是因为GH3而喜欢上的一首歌。很老,但是很好听。每次译歌词才发现自己的词汇多么匮乏。Sigh。Paint It, Black I see a red door and I want it painted black我看到一扇红门我想让它一片漆黑 No colors anymore I want them to turn black禁止任何颜色我想全部都一片漆黑 I see the girls walk by dressed in their summer clothes我看到男孩们走过穿着夏日短装 I have to turn my head until my darkness goes我必须转头直到心中不再黑暗忧伤 I see a line of cars and they're all painted black我看到一串汽车我想让它们一片漆黑 With flowers and my love both never to come back我的爱与花都永远无法回来 I see people turn their heads and quickly look away我看到人们若无其事望向其他地方 Like a new born baby it just happens every day就像每天都有人被生下一样稀松平常 I look inside myself and see my heart is black我凝视
写给艺术行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首发开心 写给艺术行业2008-12-22 22:29发表[1] [2] 我 记得刚进画廊的时候,曾经和黄讨论过我们的口号“把中国现在艺术留在中国”,他曾经说过,口号的本意是鼓励中国人(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中国人)来购买中国本 土的当代艺术,支持中国的当代艺术。而且,不排除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西方的收藏体系购藏中国艺术品,以后可能会回倾给中国人。现在看来,这几年里,开了无数家画廊,无数的拍卖行,还有无数不靠谱的人转行做起了艺术家,更有人跨界当了策展人。通过拍卖行做价格炒高,变相套现,外加假画,艺术基金,这证明,中国人前世是蟑螂——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小聪明的头脑,诞生了层出不穷的造钱大法。于是繁荣的时候,798陆虎绝尘,亿多瑞夜夜笙歌,闻记牌声不断。现在,危机了,整个行业都摇摇

王小巫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